九一白

一个失去灵魂写文全靠缘分的脑洞渣渣……主源藏,偶尔会转一些不错的超蝙文。

【源藏】 终将长久 0-1



#现代文
#黑恶势力源大少X杀手半藏
#不知道算不算架空 大概是AU
#文笔生涩不好意思
#小司机一个目前不敢开车


写文前的一小段话:
学生狗一只,脑洞渣的一匹…憋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这么点东西,不少方面多有欠缺,废话也略多,凑和着看吧( ˙-˙ )另外这玩意能不能更新全靠一白的脑洞容量…不敢保证每天都更,但我没有弃坑的坏习惯哟~


注:故事设定发生在岛田家族所在的国家,性质跟黑社会差不多。两个人一开始都不认识。源氏全名还是岛田源氏,而半藏没有姓氏,后文会有交代。


0.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放着轻快的曲子,打扮得体的宾客们脸上带着高贵矜持的笑容,端着酒杯同旁人交谈。穿着高档制服的服务生们手举盛有点心的托盘,轻盈的穿梭在人群当中。


再让视线向上两层,会发现有不少光线暗淡的,摆放物品的小屋子。在某一处窗户的下方,一双没有波动的眸子正望向大门口处,耐心的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人群开始热闹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主人在众人的拥簇下走进大厅,宾客们纷纷朝他涌来,或举杯或交谈,将他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缓慢移动的圆圈。


男人拿起了脚下的组装枪,居高临下的看着圆圈中心,无声的抬枪瞄准。


几步之后,男主人在一位地位显赫的宾客前稍作停留,似是在客套寒暄。


突然一声细微的枪响,正在跟周围宾客谈笑风生的男主人眉心一红,旋即带着凝固住的笑脸向后仰倒。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


弹壳跳动着滚落在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不该有的声音。


等到人们愣过神来,尖叫声响起,整个大厅都乱做一团的时候,男人早已利落的收枪起身,微整着装,淡漠的看着迅速行动起来的保安们,提着箱子走进转角的黑暗里。


1.
下雨了。


开始还是微小的雨点,慢慢的笼罩天空,在地面上印下一个个水渍。


渐渐的雨下大了,雨点开始变得密集而凶猛,地面上溅起了透明的水花。风也胡乱的吹,挟着雨点打在玻璃上,嗒嗒作响。


这场雨来的突兀,不少没处避雨的行人纷纷走进路旁的小店,三人一堆两人一组的推门而进,边整理衣服边咒骂天气。很快冷清的小店热闹起来,令坐在偏僻位置安静啜酒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


男人穿着灰蓝色的卫衣,下身是休闲的牛仔裤。如果微微翘起腿,还能看见一小节细瘦的脚踝。


他时不时的小缀一口清酒,然后缓慢的咽下。微微活动的肌肉让他的面部线条少了些许冷硬,多了几分流畅的美感。头发剃的干脆利落,只留稍长的上半段扎起来,分出一缕堪堪划过眉眼。


按说作为一个杀手留这样的发型实在是显眼,可前些日子圣诞节理发店搞活动,他被那些不省心的同事们拉着去做头发………剪掉长发倒是利落了不少,洗起来也方便了很多。


他把箱子拆成了几部分留在了大厅的另外一个房间里,毕竟提着它并不方便撤退。里面的溶解性物质会在一定时间内把证据都消灭掉,后续的发展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了。


周围的气氛对他而言实在太过热闹,他拿出耳机塞上,试图减弱音波。在发现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叹口气把耳机拿下来。


手机发出短促的震动,有人发来信息。


(√)


对号,意味着交易的完成。


他暗赞一声对方的效率之高,打开银行帐户,查询余额。


是7位数的美金。


他上下翻了翻,默默计算了一组数字,便分几次转账给组织。等到成功的标志出现后,他退出界面,望着面前的酒杯沉思。


组织能把他培养成一流的杀人武器,自然是倾注了不少资源。如今他每有一笔收入便会给组织反馈一定的份额,算是对他们付出的回报。组织里的其他成员也是如此,等到账目达到一定的比例,组织就不再强制的留下他们卖命。


但组织从半藏那里想要得到的,绝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回报。


想到这里,半藏微微的皱眉。


自他记事起,他就明白,他比同伴们永远要多一个任务去完成。


半藏的眼光落到左臂上。


他至今仍旧记得那个道路上洒满阳光的下午,那位被组织“请”来的老人,用一种莫名复杂的眼神望着他, 一言不发的,把一头凶兽扎进了他的身体。


半藏能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纹身。


老人像是把这条龙的灵魂也纹进去了。


蛰伏,盘踞,咆哮。


半藏明白,他最后的任务,就是驾驭着这条龙,去摧毁组织一直“心心念念”的目标。


等到那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连粉尘都被风吹散,不留一点痕迹的时候,他的付出,他的经历,便可当做过眼云烟。


到那时候,他会真正的,得到自由。


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


他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把目光转向那些谈论的热火朝天的人。


目光所到之处,大多是些有活力的年轻人。要么上班要么学习,借着一场大雨躲在小店里吃点零食,或者谈论着一天的见闻。他们忙忙碌碌的活在一小片区域里,有家人也有朋友,为了一些幸福的目标而奋斗。他们可能到死都拿不到那么多钱,享受不到奢华的生活,但在他们真正入土为安的那一刻,肉身和灵魂是完全属于自己的。


这也是他最为羡慕的东西。


他摇摇头,把这些遥远的想法撇在脑后。这次的刺杀花费了他近半年的时间,无数次的踩点,无数次的实验,才保证当天的每一处细节都与最终计划大致相仿。而成功的好处是他获得了接近3个月的假期,这段时间他可以在保持跟组织联系的前提下去环游世界,当然也可以回组织里练练身手带带新人。他不打算一个人去旅游,身边的同事又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叹了口气,他打算先休息一个月,再回组织里帮忙。


大雨有减弱的趋势。


他慢慢的把酒喝完,靠在椅子上闭眼休息。如果不是空气中的味道有些杂乱,他还是挺喜欢这种环境的。尽管他的生活和周围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但那种若有若无的温暖的氛围,总会让他冰冷的眸子泛起温度。


雨渐渐停了。


他唤来服务员结账,收好耳机,推开门出去。


一阵微风吹来,带着雨水特有的潮湿气息。他适应了一下温度差,拉上卫衣的帽子,混进人群里,大步走向他的暂住点。


写完后的一小段话:
昨晚半夜脑洞突发,憋了一千来字匆匆发布。今早一看发现漏洞实在太多,不得不删掉重新修整。


第一次写实在写不出太多字,各位看官看完别忘了留下评论或者点个红心哟~一白在此手动笔芯 (●'◡'●)ノ♥

评论

热度(21)

  1. 其实无声.九一白 转载了此文字
    哥哥去当杀手什么的………想想就让人激动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