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白

一个失去灵魂写文全靠缘分的脑洞渣渣……主源藏,偶尔会转一些不错的超蝙文。

【源藏】 终将长久 6



#现代文
#黑恶势力源大少X杀手半藏
#应该是架空,大概是AU
#文笔生涩不好意思
#小司机一个不敢开车


写之前的一小段话:现在我开始头疼这个故事时空背景下的各种场景描写了…果然还是当初的设定太随性了…现在只好一笔带过糊弄过去了……如果看的时候觉得哪地方别扭请尽情的评论,我好及时改正 (´・ᆺ・`)


6.
天色变幻,渐入黄昏。


随着热烈鲜活的色彩在天边晕染,街边的路灯也开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过渡着晚霞瑰丽的余晖。


哈娜正坐在靠近窗户的位子上,望着天际的美景出神。


住在附近的居民早就知道这家咖啡店神奇的营业时间,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摇响门上的银铃。几束带着温度的光线柔柔的铺散着,让店里的桌椅器具的轮廓逐渐模糊起来。窗户上的小盆栽们身姿舒展,叶片朦朦胧胧的发着光。沙发上的小白猫蜷成一团小憩着,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翻卷。


此时的咖啡厅,柔和,静谧而美好。


“…喵?”刚刚还蜷成一团的小白猫突然仰起脑袋,大眼圆睁精神抖擞,把肉乎乎的小爪撑开伸了个懒腰,随后轻盈的跳下沙发,探头探脑的寻找着什么。


没过一会儿,已经换下制服的男人从隔间里走出来,似是早有准备的把胳膊一圈,顺利接下小白猫的猛扑后,把手里的猫粮和小鱼干连同一团白色一起转移到柜台上。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啊大叔?”少女看着半藏给小猫喂食喂水,好似一脸认真的支起下巴询问着,一双满含笑意的大眼睛里却透露着狡黠。


“……”


半藏转头看了看一脸揶揄的少女,心累到不想说话。


“我现在……十分想念在组织里训练的美好时光。在你这里上一天班,劳累程度堪比完成四星级的任务。”半藏叹口气,试图转移话题:“现在饿不饿?厨房里有玉子烧和味噌汤。”


少女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双眼放光的奔向厨房。半藏笑了笑,慢悠悠的起身跟过去,并不着急吃饭,反而在那面靠近厨房的墙壁那里停住了。


“嗯?有什么要挑的装备嘛?价钱什么的都好说哟~”少女歪了歪头,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问道。


“我只是想去看看‘它’。放心,这次不会迷路了。”半藏保证似的回应道。


少女咯咯的笑着,腾出一只手在发卡的感应器上摁了摁。一部分墙壁突然无声的向右滑动,露出了一人高的入口。


半藏迈步进去,几道光线在他身上扫过,完成了身份检测。操作界面在他面前亮起,在他点中某一块区域后,电梯立即匀速下降,与此同时部分墙壁也无声的复位,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


少女解决完一盘玉子烧,眨了眨眼睛,又拿起另外一盘。或许把味噌汤留给半藏当晚饭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到达指定的地点后,电梯的门缓缓张开。


眼前是一条白色的弧形通道,两侧储存着定量的常用武器,算是一个小型武器库,分类明确弹药充足,方便快拿快用,一般作为长期追踪型任务的中转战补给,也利于减少与黑市交涉带来的麻烦。


半藏沿着挂满武器的墙壁刚走出去没几步,就看到通道尽头有一个用两条小短腿支撑着圆滚滚的上半身,两只耳朵也没来得及翘起来,动作十分迟缓,正迷迷糊糊的等着他的大型机械战甲。


……一看就是刚睡醒的样子。


说好的全天监控实时在线呢?几个月不见这位智能机甲就已经学会偷懒了?半藏忽然明白为什么今天早上那一台全自动咖啡机会突然播放游戏的BGM了……哈娜如此放心的让一个逐渐步入青春期的机甲去管理整个分部真的好吗?


还有,干嘛要把杀人武器的外形做的这么萌……颜色还这么粉粉嫩嫩的……半藏至今还记得这粉色的一大团左右开火生生把入侵者扫成番茄酱的场景。


他挥了挥手,算是打了声招呼。MEKA接收到信息,两个小耳朵立马翘了起来,动作还算迅速的转身对着身后的大门输出指令,和半藏一起进入主控制室。


室内的空间不大,整体呈白色,墙壁上除了正中央悬挂着一幅画之外再无其他装饰品,走的是极简的设计风格。地面是全透明的隔音板,往下能看到层层翻滚的机械有条不紊的输送着武器部件,宛如一个地下武器工厂。


组织总是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更新着分部武器库的方方面面。上次半藏在一个看上去四通八达的通道里迷路了,通讯器又被屏蔽各种没信号,无奈之下他在里面跟着流水线把各类武器的制作过程都参观了一遍,才在某个地方找到了主控制室的入口,耽误的时间之久让他一出来就直奔厕所。


这次再来各种线路房间又全部翻新了,并更新了系统由MEKA全程监控,一次性解决各种问题。半藏严重怀疑他每次交给组织的资金都被他们挥霍在这方面上了。


MEKA跟着半藏一起走到指示台跟前,友好的冲他哼唧了一下。


“都说了我这次肯定不会迷路了。”半藏看了看屏幕上一层层复杂的地图无奈的笑笑,只是在屏幕下方一处特定区域验证了身份,“因为,‘它’就在你身后。”


MEKA一愣,小短腿没动,上半身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和半藏一起望向隐藏在逐渐收起的长轴画卷后面的装备。


那是一张弓。


半藏定定的望着那张猎弓,视线融进其上斑驳的暗青色里。整张弓的线条流畅而凌厉,弓尖迎着光线挑出一抹闪耀的金,映在男人明暗不定的眸子里,虚虚晃晃,不甚分明。


深渊之中匿巨龙。


龙目威风摄人魂,龙鳞铮铮吐莹蓝。


现在只有弓,没有箭。


不过不要紧。


快了。快了。就快完成了。


深渊之中巨龙咆哮,龙身翻滚,龙吟悠长。


灼热如同条条火蛇沿着纹身蔓上肩头,半藏不由得收紧左臂上的肌肉,一再的把那头暴躁的凶兽压进血液里。缓过劲之后突然感受到空气里的寂静,他转头看向仍旧保持着神奇的姿势一动不动的机甲,无奈的叹了口气。


“MEKA,醒醒。怎么又睡过去了?”


“…………”机甲过了一会才动了动,又一个180度大转身把身子正了回去。


“我该走了。”半藏拍了拍MEKA的大脑袋,“上班时间少玩游戏,听到了?待会别忘记让洗碗机把今天的餐具洗干净。”


机甲看着男人走远的背影愣了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把内部系统的游戏界面调出来,果然发现有一条线路不小心和一台咖啡机的线路交叉了。


MEKA恍然大悟的哼唧一声,赶紧把线路解开,再三思考后,把游戏线路重新接到了咖啡厅的音响里。


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机甲看着那张缓缓被画卷重新掩盖起来的弓,发出了得意的哼唧声。


写完后的一小段话:总算把心态调整好了。接下来会保持一定的速度去更文,至于剧情想到什么写什么,反正大致轮廓已经定好,沿着路线走最后保证是个HE,中间就由我灵光一闪自由发挥啦😜喜欢的看官们还请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哟~一白在此手动笔芯(* ̄3 ̄)╭♡

【源藏】 终将长久 4-5



#现代文
#黑恶势力源大少X杀手半藏
#不知道算不算架空 大概是AU
#文笔生涩不好意思
#小司机一个目前不敢开车


4.
今天咖啡店的生意,异常的好。


客人们早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张小桌上,带点兴奋劲儿的小声谈论着。由于人数突增而地方有限,小白猫成功的被从沙发上挤到地上,默默的爬上柜台去哈娜那里找安慰。


此时的半藏,正躲在隔间里做最后的挣扎。他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再一次整理身上的制服,试图能多拖延一点时间。


哈娜正抱着小白猫和少女们打趣,半藏敏锐的听力让他能准确的从谈话中提取出那些大同小异的关键词,在感叹再一次低估了哈娜的宣传力度的同时,心中的后悔程度让他恨不得现在就用刚打好的蝴蝶结勒死自己。


叹了口气,他最后一遍正了正黑色的蝴蝶结,在少女鼓励的目光下,拿起记账的小本子和笔,嘴角扬起带温度的弧度,走向一瞬间安静的客人们。


5.
源氏有那么一瞬间想喝咖啡了。


当然现在不是喝咖啡的最好时机。他本人正端正的跪坐在他父亲的对面,十分认真的听着父亲唉声叹气。


托那位杀手的福,源氏已经错过了他喜欢的动画片的开播时间,而他的豹猫也因为主人没来陪她看动画片而暴躁的冲猫抓板撒气。


得,现在连杯咖啡也喝不了………源氏一边把脸上的五官安排的明明白白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一边在内心想象那个不知名的杀手被他用龙一文字砍成沫沫的场景。


显然这一次无解的事故让这位饱经风雨的大家主产生了危机感,他絮絮叨叨的试图把有可能跟岛田家族有过节的家族分析的详细一点,但最后他放弃了……因为太多了数不过来。


于是他停住了,望向他沉稳精明的儿子,等待着一些分析透彻的话语。


源氏对空气突然安静的警觉性让他很适时的停止了走神的活动,并且及时的开口:“还请父亲不要太过担心,我会排查几个刚刚兴起的、与家族运输货物质量稍有竞争力的对手,看看他们是否有能力雇得起类似级别的杀手。如果只是几个小家族不知天高地厚坏了规矩………那父亲也没有为此伤神的必要。”


“很好。你去办吧。”大家长眉头稍展,看着源氏恭敬退去的身影一脸欣慰。


父亲是不是老糊涂了?源氏在替父亲拉好门的一瞬间问自己。


家族的对手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专门挑家族的重要合作伙伴下手。家大业大人多眼杂,难保不会走漏风声。况且合作伙伴那边早就开始行动了,到现在还是毫无线索。一般的小家族又没有能力请得起这种级别的杀手,什么刚兴起的小家族不懂规矩,他因为走神随口搪塞过去的话,父亲居然都不考虑。


因为他当初干过蠢事,家主的位子在他被迫流放的日子里又还给了父亲。当他被允许返回家族的时候他也无心去争,安安稳稳的当着少主。


父亲看他知错就改,为家族做事毫不含糊,表现可圈可点,自己又日渐力不从心,有心想让他重坐家主之位。但家族里那帮的元老们仍对他不甚放心,几次在家族会议上联合反对,父亲无可奈何,只能继续撑着,让他明里暗里的帮扶。


一旦父亲真的因为年老而坐不稳这个位子,自己又难以孚众望,家族内部极有可能会因新一轮的恶性竞争而出现裂隙。倘若对手找准了时机,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让岛田家族无声的从里到外瓦解。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自己虽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他仍对培养他的家族负有责任。最起码在他尽职尽责的完成这一切之前,不会允许自己再一次犯像上一次那样的错误。


追求“自由”的错误。


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铲除掉这个额外的敌人,或者化敌为友,为家族多一分保障。但显然父亲已经难以精确的分析这次事故的始末,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情要由他自己全权去办,而且绝对不能出问题。


源氏皱着眉,在脑中过滤了一遍信息后,将思维跳出普通家族的竞争,转向另一个方向。


会不会是家族的运输项目涉及到了某势力的利益……或者说………是某组织的利益?


他脑海中闪过一堆名字,将家族的几个项目与之连线,再根据势力大小等因素排除掉些许,将剩下的或组合或单个的发给各部门的下属,让他们去做初步的调查。


完成了要办的正事的一部分后,源氏顿时感觉心情大好。他马上给自家手下打了通电话,语调欢快的让他们先照顾一下暴躁的小祖宗,扔个毛球喂个小鱼干之类的,并保证自己一会就回来。


“是先看动画片还是先去咖啡馆呢?”拐过几道门廊后,源氏望着自己的住所暗自思索。虽然已经跟手下说了“一会就回来”,但是喝杯咖啡也用不了太久………他衡量再三,在想象了一下自家母豹子的无敌喵喵拳后,最终无奈的抬脚迈进门去。


负责值班的手下们看到自家少主回来了,默默的藏好满是抓痕的手背。显然这个小动作瞒不过源氏,他不好意思的拍拍两个手下的肩,给他们放了假去处理。


动画片快演完了。


源氏换了鞋,准确的挡下扑面而来的喵喵拳,然后把这头一直在呼噜呼噜叫的凶兽温柔的裹在怀里,一屁股坐在巨大的洋葱小鱿身上,饶有兴致的把结尾看完。


知道了这一集的结局,前面大致演了什么,也是能推测出来的。


不过源氏现在心心念念的不是前面的剧情,而是赶快出去泡一杯咖啡喝。但怀里的小祖宗显然还没有尽兴。于是他很有耐心的先陪自家豹猫玩起了毛球,还有一些有小鱼干做奖励的小游戏。等她玩够了突然开始高冷的时候,火速起身换鞋冲出门去。


等等……去哪家咖啡店比较好呢?


源氏望向门口,这才想起来手下们已经放假了。平日里忙的(通宵打游戏)没空(懒得)去这种地方,一有类似的需要全靠手下们给他出主意。


“emmmmm………”稍作停顿的他思索了一下,拿出手机查了查地图,然后,大步的朝最近的一家咖啡店走去。


写完后的一小段话:唉………剧情的走向已经由不得我了………………各位看官请多包涵,记得点一下小红心或者推荐哟~一白在此手动笔芯(* ̄3 ̄)╭♡

【源藏】 终将长久 2-3



#现代文
#不知道算不算架空 大概是AU
#黑恶势力源大少X杀手半藏
#文笔生涩不好意思
#小司机一个目前不敢开车


写前的一小段话:
本章大概会涉及到两人的年龄……在这好好解释一下:源氏大概20多岁,半藏最起码30。嗯,就是这样。


2.
早上七点,天色大亮。


屋子里的窗户被窗帘挡的不是很严实,光线隐隐的透过来,将屋子里的亮度稍稍调高了几分。


男人裹着被子趴在枕头上,神色慵懒的玩着手机。一头绿头发桀骜的立着,银白色的护额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一旁的豹猫仍在熟睡状态,两腿劈叉袒胸露腹,姿势不雅不说,白眼也翻得很粗俗。


几分钟后他放下手机,掀开被子轻盈的跳下床。皱着眉看了眼疑似豹猫的宠物,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上。


早餐之后的第一项活动,就是去参加葬礼。


尽管把这种事作为一天的开始并不是很好,源氏还是带上慰问品去了。


岛田家族的一位合作伙伴,于一天前在私人宴会上被人一枪穿头。监控没有拍到可疑对象,在职人员也没有受伤的情况,子弹提供不了任何有用的信息,也没能搜查到相关的武器。


这是真正的暗杀。


这位合作伙伴在岛田家族的运输环节有很高的地位,他的死亡也间接的令家族损失了不少资源。好在家族有多方渠道及时顶替,并且火速确立下一任的接班人,才没让这一环节出太多岔子。


源氏身着黑色正装,一改之前的慵懒神态,神情肃穆的站在前排,将手中的白花放在深色的墓碑前。在慰问过家属后,他又同这个家族的下一任接班人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年轻人的能力不算差,很快就从丧父的悲痛中解脱出来,言语之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野心。源氏见状也不多谈,拍拍他的肩膀,放下一张支票起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源氏花了十分钟来想这件事情跟岛田家族的联系和初步的人手调动。十分钟后他通过电话下达了几个命令,在收到一切安排妥当的消息之后,收好手机,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看窗外的风景。


他不经常往别人家跑,因此这条线路他并不熟悉。窗外的风景开始还有些新鲜,再看一会,那些相似的街道和人群就开始令人觉得单调。


车开的很快也很稳,那些人物建筑在眼前绵延的向后伸展,下一秒就被抛在脑后。


源氏用手支着下巴,开始还是发呆,过一会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向自己正在努力经营的岛田家族。


他在这里出生并成长,从小就被灌输各种思想,自认为背负着带领家族继续前进的使命,但真正得到领导权后,他忽然发现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


他一直奋力追赶的目标成功到手,剩下的事就是把精力全部灌输在这个对他有恩的家族上,兢兢业业直到年老。他开始还能借着达成目标的兴奋劲儿去挑起大梁,但当挫折大于喜悦的时候,他才更深一层的认识到这一点。


于是年轻的他开始懈怠,藏在身体里的自由因素开始躁动。他曾背叛过他的理智,做了一些令自己后悔也令别人失望的事。那一段时间他的父亲不得不重新回到家主之位上稳定局面,而他也遭到了严厉的惩罚,地位一落千丈。


后来……


后来他度过了堪称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源氏勾起有温度的的笑,歪着头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


3.
靠近居民区的一条街道上,一家咖啡馆刚把“休息”的牌子翻过去。此时正是午睡的点,暂时没人会跑来这里喝咖啡。


一身蓝色制服的少女正在哼着歌给装饰用的盆栽浇水,阳光投过玻璃窗铺在地板上,让这一幕充满了温暖的色彩。


“叮铃。”门把手上的小铃铛活泼的摇动起来。


“欢迎光临~”


甜美的声音响起,少女转过身来。咖啡店的门被推开,一个男人抱着一只猫进来。


“看看这只猫怎么样?”低沉的嗓音与甜美的声音截然不同,男人把猫轻轻放在柜台上,眼神温柔。


“天了噜…半藏你会养猫了??”


哈娜惊喜的看着这只略胖的白猫,轻轻在它四处转的小脑袋上揉了揉。


“……刚养了一天。”


“……”


半藏从口袋里掏出几粒猫粮,依次放在柜子上,小猫见状站起来跟着一口口吃下。


“喵~”它吃完后抬头叫了一声,看到半藏没有继续给的意思,就又坐下来团成一团,左舔右舔。


哈娜无语的看着满脸笑意的半藏,“我还以为是你把它喂这么肥的……”


“我买完食材回来的路上遇到的。不知道是哪家走丢的猫,项圈上也没有信息。它看到鱼就跟过来了,直到吃完晚饭它也没走,还自来熟的睡在我床上。”半藏的语气带着点无奈,“不过我这种情况不是很合适养猫,正好你的咖啡店缺个吉祥物,喜欢的话就让它留在这吧。”


“没问题!”少女一口应下,又开始和半藏讨论起小猫该取个什么名字好。男人出的主意都不太靠谱,惹得少女一阵唉声叹气,不得不终止了这个话题。


“你这次有多久的假期?”她把听的快睡着的猫放到沙发的垫子上,话锋一转,开始聊起日常任务。


“3个月左右吧。”


听到半藏的回答少女吃惊的看着他:“这么久?看来你接的任务分量不轻啊。”


他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少女也不多问,把重点放到接下来的话题上。


“那…假期有什么打算吗?”


“先自己休息一个月,然后回组织里帮忙。”


“啥玩意??”哈娜瞪大了眼睛,“人生的大好时光居然用来带新人?你是有多无聊啊大叔!”


“……不然呢?我觉得一个月把脑子放空一下就够了。其他人基本不在这个国家,能联系到的也只有你了。”半藏坦然接受了大叔这个称呼并忽略过去,开始认真的解释起原因来。


“好吧……我承认我的脑回路跟你的确实有些差别,但是,”少女突然双眼放光,满心期待的问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来我的店里打打工怎么样?”


半藏瞬间一脸懵逼。


写完的一小段话:
剧情走向开始跑偏了( ˙-˙ )……不行下章得拉回来,否则永无完结之日……


啊啊啊啊啊怎么下周日就开学了!?一点作业都没动的我开始方了〒_〒 


各位看官看完别忘了点一下小红心或者留下宝贵的评论哟~一白在此手动笔芯 (●'◡'●)ノ♥

【源藏】 终将长久 0-1



#现代文
#黑恶势力源大少X杀手半藏
#不知道算不算架空 大概是AU
#文笔生涩不好意思
#小司机一个目前不敢开车


写文前的一小段话:
学生狗一只,脑洞渣的一匹…憋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这么点东西,不少方面多有欠缺,废话也略多,凑和着看吧( ˙-˙ )另外这玩意能不能更新全靠一白的脑洞容量…不敢保证每天都更,但我没有弃坑的坏习惯哟~


注:故事设定发生在岛田家族所在的国家,性质跟黑社会差不多。两个人一开始都不认识。源氏全名还是岛田源氏,而半藏没有姓氏,后文会有交代。


0.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放着轻快的曲子,打扮得体的宾客们脸上带着高贵矜持的笑容,端着酒杯同旁人交谈。穿着高档制服的服务生们手举盛有点心的托盘,轻盈的穿梭在人群当中。


再让视线向上两层,会发现有不少光线暗淡的,摆放物品的小屋子。在某一处窗户的下方,一双没有波动的眸子正望向大门口处,耐心的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人群开始热闹起来。风度翩翩的男主人在众人的拥簇下走进大厅,宾客们纷纷朝他涌来,或举杯或交谈,将他围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缓慢移动的圆圈。


男人拿起了脚下的组装枪,居高临下的看着圆圈中心,无声的抬枪瞄准。


几步之后,男主人在一位地位显赫的宾客前稍作停留,似是在客套寒暄。


突然一声细微的枪响,正在跟周围宾客谈笑风生的男主人眉心一红,旋即带着凝固住的笑脸向后仰倒。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


弹壳跳动着滚落在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不该有的声音。


等到人们愣过神来,尖叫声响起,整个大厅都乱做一团的时候,男人早已利落的收枪起身,微整着装,淡漠的看着迅速行动起来的保安们,提着箱子走进转角的黑暗里。


1.
下雨了。


开始还是微小的雨点,慢慢的笼罩天空,在地面上印下一个个水渍。


渐渐的雨下大了,雨点开始变得密集而凶猛,地面上溅起了透明的水花。风也胡乱的吹,挟着雨点打在玻璃上,嗒嗒作响。


这场雨来的突兀,不少没处避雨的行人纷纷走进路旁的小店,三人一堆两人一组的推门而进,边整理衣服边咒骂天气。很快冷清的小店热闹起来,令坐在偏僻位置安静啜酒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


男人穿着灰蓝色的卫衣,下身是休闲的牛仔裤。如果微微翘起腿,还能看见一小节细瘦的脚踝。


他时不时的小缀一口清酒,然后缓慢的咽下。微微活动的肌肉让他的面部线条少了些许冷硬,多了几分流畅的美感。头发剃的干脆利落,只留稍长的上半段扎起来,分出一缕堪堪划过眉眼。


按说作为一个杀手留这样的发型实在是显眼,可前些日子圣诞节理发店搞活动,他被那些不省心的同事们拉着去做头发………剪掉长发倒是利落了不少,洗起来也方便了很多。


他把箱子拆成了几部分留在了大厅的另外一个房间里,毕竟提着它并不方便撤退。里面的溶解性物质会在一定时间内把证据都消灭掉,后续的发展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了。


周围的气氛对他而言实在太过热闹,他拿出耳机塞上,试图减弱音波。在发现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叹口气把耳机拿下来。


手机发出短促的震动,有人发来信息。


(√)


对号,意味着交易的完成。


他暗赞一声对方的效率之高,打开银行帐户,查询余额。


是7位数的美金。


他上下翻了翻,默默计算了一组数字,便分几次转账给组织。等到成功的标志出现后,他退出界面,望着面前的酒杯沉思。


组织能把他培养成一流的杀人武器,自然是倾注了不少资源。如今他每有一笔收入便会给组织反馈一定的份额,算是对他们付出的回报。组织里的其他成员也是如此,等到账目达到一定的比例,组织就不再强制的留下他们卖命。


但组织从半藏那里想要得到的,绝不仅仅是金钱上的回报。


想到这里,半藏微微的皱眉。


自他记事起,他就明白,他比同伴们永远要多一个任务去完成。


半藏的眼光落到左臂上。


他至今仍旧记得那个道路上洒满阳光的下午,那位被组织“请”来的老人,用一种莫名复杂的眼神望着他, 一言不发的,把一头凶兽扎进了他的身体。


半藏能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纹身。


老人像是把这条龙的灵魂也纹进去了。


蛰伏,盘踞,咆哮。


半藏明白,他最后的任务,就是驾驭着这条龙,去摧毁组织一直“心心念念”的目标。


等到那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塌,连粉尘都被风吹散,不留一点痕迹的时候,他的付出,他的经历,便可当做过眼云烟。


到那时候,他会真正的,得到自由。


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


他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把目光转向那些谈论的热火朝天的人。


目光所到之处,大多是些有活力的年轻人。要么上班要么学习,借着一场大雨躲在小店里吃点零食,或者谈论着一天的见闻。他们忙忙碌碌的活在一小片区域里,有家人也有朋友,为了一些幸福的目标而奋斗。他们可能到死都拿不到那么多钱,享受不到奢华的生活,但在他们真正入土为安的那一刻,肉身和灵魂是完全属于自己的。


这也是他最为羡慕的东西。


他摇摇头,把这些遥远的想法撇在脑后。这次的刺杀花费了他近半年的时间,无数次的踩点,无数次的实验,才保证当天的每一处细节都与最终计划大致相仿。而成功的好处是他获得了接近3个月的假期,这段时间他可以在保持跟组织联系的前提下去环游世界,当然也可以回组织里练练身手带带新人。他不打算一个人去旅游,身边的同事又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叹了口气,他打算先休息一个月,再回组织里帮忙。


大雨有减弱的趋势。


他慢慢的把酒喝完,靠在椅子上闭眼休息。如果不是空气中的味道有些杂乱,他还是挺喜欢这种环境的。尽管他的生活和周围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但那种若有若无的温暖的氛围,总会让他冰冷的眸子泛起温度。


雨渐渐停了。


他唤来服务员结账,收好耳机,推开门出去。


一阵微风吹来,带着雨水特有的潮湿气息。他适应了一下温度差,拉上卫衣的帽子,混进人群里,大步走向他的暂住点。


写完后的一小段话:
昨晚半夜脑洞突发,憋了一千来字匆匆发布。今早一看发现漏洞实在太多,不得不删掉重新修整。


第一次写实在写不出太多字,各位看官看完别忘了留下评论或者点个红心哟~一白在此手动笔芯 (●'◡'●)ノ♥